2014week42-pola.jpg

  距離錢包掉落兩周的時間,依然無聲無息,令人不禁感嘆這世界到底怎麼了。僅以這篇文章來記錄這次的失物事件,順便分享從中獲得的一些新知。正所謂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。

  事情追溯到10/3,那天早上跟朋友碰面,陪她挑與另一半三周年的禮物。分開之後,我去剪頭髮,接著繳電話費。就在我從電信局走回家,短短五分鐘的路程,在踏進家門前發現皮夾掉了。當然我立刻沿路回去找,也去繳費櫃檯問是否有錢包遺留在這邊,結果一無所獲。

  驚慌之餘,還是先打電話跟家母報告此事,她的聲音聽來無奈,一邊要我趕快去處理掛失,一邊嘮叨著東西不能都放皮夾。其實掉錢包除了錢之外,最麻煩的就是那一堆證件跟卡片。但不覺得這很矛盾嗎?這些東西不就是因為隨時可能要用,才會放錢包嗎?

  以往會覺得東西掉了,應該要去警察局報案,但因為這次的經驗,搜尋網路才發現,原來去警察局並不能給你任何保障,除非是當街被搶劫、或是遇到竊盜,不然物品遺失頂多只能備案。所以最重要的還是先掛失所有的證件,尤其是身分證、信用卡、提款卡之類的。等到掛失完成,想求心安的人還是能去警局備案。掛失打幾通電話就完成,過程滿快的,也見識到不同單位的服務不同,以及客服專線的風格各異。

  友人說我的人生也太戲劇化,早上好好的跟朋友見面,下午就掉錢包。不幸中的大幸是,其實當天我本來要領錢,還好沒領,不然損失更大。雖然冷靜的處理完這些事情,但心情還是很亂,原本友人邀約晚上要聽黃韻玲的演唱會,也提不起勁參加。但在友人一句「既然都掉了,煩惱也沒用,就來聽歌轉換心情吧。」,還是決定去欣賞表演。

  兩周過去,證件陸續補辦完成,錢包還是沒有任何動靜,曾想說會有好心人送到派出所,接著警察與我連絡之類的,但顯然是想太多。撿到的人可能把錢拿走,就把皮夾丟進垃圾桶了吧,這樣的話善心人士也撿不到的(還是想要相信人性本善呀!)。另外這次的經驗也讓我發現,原來某些戶政事務所,周間延常服務時間到晚上八點,對上班族來說就不用特別請假去辦理,十分便民。

  關於<掉了>多數人絕對會想到阿密特的歌,所以我要來點不一樣的。劉虹嬅1999年出道,發行過三張專輯,風格迥異,從個性、甜美到復古,可惜運氣不好並沒有獲得太多關注,反關同屬EMI/維京體系的新人,關注還是落在蕭亞軒及戴佩妮身上。

  特別喜歡劉虹嬅第二張專輯《一人跳舞》,當中不管是同名曲<一人跳舞>、<左耳>、<你愛我嗎>都是不錯的作品。而這首<掉了>,確實也有種走入夢境的迷幻感,人生也許也是這樣不停的掉落跟撿拾。現在劉虹嬅周末在i radio擔任DJ,印象中也做好多年,親妹妹劉虹翎(現在改名田宇彤)在她之後也有發片,不過同樣星途坎坷。


文/Waiting威廷 

 如果你喜歡這篇生活周記,或許你能給我個讚,那會是不錯的鼓勵 
 而且粉絲專頁會有不一樣的東西,例如音樂介紹跟分享 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DJ Waiting不等候

Waiting威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